漁父藝術中的「歸」

Click edit button to change this text.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,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. Ut elit tellus, luctus nec ullamcorper mattis, pulvinar dapibus leo.

茶主人:陳乃悅

解致璋筆記

唐代以來的漁父藝術中的「歸」的問題,是一個如何對待終極存在和終極價值的問題。張志和的不歸,最主要的原因是並無歸處。

 

其實,人的脆弱的生命盡在漂泊中,生命就是一個漂泊的里程。人在生活中漂泊,在精神中漂泊,在理性的世界中漂泊。家,是漂泊者永遠的夢幻,漂泊者總有「歸」家的願望,因為那是一個絕對的生存依靠(故鄉),一個終極的精神依歸(信仰),一個知識的絕對的「岸」(朝聞道,夕死可矣)。

 

「日暮鄉關何處是,烟波江上使人愁」,「家」就是夜行者心中那盞永不滅的燈光。人需要ㄧ個生命的「岸」,不然浪迹的小舟無由得返,流蕩天涯,情何以堪!詩人那樣喜歡杜鵑啼血,因為它有「歸兒」的叫聲;畫家為何那樣喜歡畫暮鴉,因為它是一種在特別時分歸去的鳥……

 

中國有如此發達的漁父藝術,就是通過風波中飄蕩的漁父生涯,來寫人生際遇,寫對「漂泊感」的超越。

 

 

——朱良志





FOLLOW US

清香斋二号院


Weixin


Facebook


Instagram

清香齋二號院.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71巷2號  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説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