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馬嶺先生 金秋茶會十四席之二

分享馬嶺先生 金秋茶會十四席之四

分享馬嶺先生 金秋茶會十四席之三

分享馬嶺先生 金秋茶會十四席之一

解致璋 《一杯茶,接續中國人的文化傳統》

金秋茶会-一席茶的意境

金秋茶会-一席茶的意境

2018-11-07

 

轉貼分享 原文出處

文、攝影/吳瓊

 

 

 

今年桂花開得晚。或許因此而特別馥郁。養雲安縵楠書房的西側,有一株金桂,襯著老宅,花特別艷,香特別遠。

 

 

 

 

上週末,一場流動的茶宴,就在這花香中鋪陳。台灣著名茶人解致璋帶領她的清香齋二號院學生們,以十四張茶席,帶給人們一段難忘的時光。楠書房內七席按老房子的佈局而設,半敞開的空間裡不時有天賴之聲,應和著茶水的氤氳之氣。下沉式大廳裡的七席一字排開,一路走去,彷彿一捲捲山水畫正徐徐打開。

 

 

一走進這樣的空間,心底不由得一聲輕嘆。解致璋在她的《清香流動》一書中寫道:「營造茶席的空間,就像經營一片畫意,為品茶增加許多滋味,不只可以自得其樂,還可以引人入勝。」她主張學生們以自己的理解去展現生活之美,所以每一席都由茶主人自己構思創意並親手佈置,一杯一盞,一枝一葉,盡現風格個性,茶席配色、器皿質地、花草果木……都能讀出設計者的點滴用心。解致璋是台灣最早將茶席與環境結合起來的茶人,「案上山水」或許就是她對茶道的理解。將中國水墨畫的山水意境呈現於茶席之上,將古畫中人們聚飲於山間溪邊的場景移植到現代環境中,為的是嚐到美好的山野清茗。兼顧實用與美感,是對茶席的至高要求。這十四張茶席就是茶人們不斷積累,將心中意境漸次呈現的最好例證。

 

 

當然,茶席的主角是茶,一切都圍繞著茶。這次茶會以台灣烏龍茶為主要品種,包括高山烏龍、高山佛手、凍頂烏龍、東方美人等大家熟悉的品種。但即使是同一品種也都來自不同產區或年份,僅高山烏龍就有七款,分別來自2014年的大禹嶺、2015年的梨山、2011年的杉林溪等等。而且,每一種茶均由深諳此茶的茶人伺茶,以期讓茶客們充分領略到其中的美妙。茶會上,客人們可以按自己的喜好挑選茶席,與大家一起品嚐聊茶。

 

 

選的第一款是來自阿里山的高山烏龍。 「這個茶場位於阿里山的樟樹湖,海拔約1600米至1800米,採於2015年冬。」茶人李珮瑜一邊溫壺溫杯,一邊緩緩道來。聞香觀葉、沖泡分杯……動作乾淨流暢,自然柔和。茶湯清澈明亮,茶香層次分明,第一泡即有很明亮的山場氣;第二泡,杯香漸濃,第三泡有了果實的香味……每一泡的茶香與茶韻均有不同。

茶間歇,人們來到楠書房前的草坪上,千年香樟樹下,來自上海自得琴社的樂人們以古琴配鋼舌鼓,將一曲「琵琶語」送入和風斜陽,曠遠悠長,一派山水意境。人們一邊欣賞雅樂,一邊品嚐台灣產的小點心,佐以時令水果。解致璋認為,品茶後,味蕾被茶打開了,很敏銳,正好吃一點細緻的點心。這也是清香齋茶席的一大特色。

 

 

再選了一款大陸的茶——2017年的鳳凰單樅薑母。這一席在楠書房的正廳內,一枝碩大的火棘紅果將整張茶席襯托得栩栩如生。茶人李婉瑄用一盞曉芳窯的蓋碗沖泡,完完全全激活了烏岽古茶樹的氣韻,喝到口中,唇齒生香,回甘綿長。解致璋立的規矩是五泡即止,因為她覺得前五泡能把茶最好的狀態帶給人們。五泡茶畢,大家都略感意猶未盡,坐在茶席上遲遲不願起身,或許是想把這一席茶上的五感之美都保持得長一些再長一些。

 

 

「無由持一碗,寄與愛茶人。」養雲安縵·楠書房的金秋茶會上,客人們感慨了再感慨,席間杯中呈現的不僅僅只是美麗,更是解致璋幾十年孜孜以求所倡導的生活美學,它,遠非一杯清香所能承載。

FOLLOW US

清香斋二号院

清香齋二號院.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71巷2號  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説明

尋到美

尋到美

2018-11-06

解致璋筆記

我們尋到美了嗎?

我說,我們或許接觸到美的力量,肯定了她的存在,而她的無限的豐富內涵卻是不斷地待我們去發現。千百年來的詩人藝術家已經發現了不少,保藏在他們的作品裏,千百年後的世界仍會有新的表現。

每一個造出新節奏來的人,就是拓展了我們的感情並使它更為高明的人。

——宗白華

FOLLOW US

清香斋二号院

清香齋二號院.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71巷2號  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説明

一痕山影淡若無

一痕山影淡若無

2018-11-04

解致璋筆記

倪雲林的畫可以稱為「影之畫」,他要表現出「一痕山影淡若無」,世界被幻象化了,他將自己的心靈化為那虛靈不實的線條之律動。

清代山水畫家沈灝在《畫塵》中說:「稱性之作,直操玄化,蓋緣山河大地,器類群生,皆自性起,其間卷舒取捨,如太虛片雲,寒潭雁迹而已。」撲朔迷離,影象綽綽。他說,這樣的境界,就像寒塘上有一隻大雁的影子,忽然劃過,似有非無。

《紅樓夢》中有所謂「寒塘度鶴影,冷月葬花魂」的詩,此境有以當之。空靈處如閑雲野鶴,來去無踪;如太虛片雲,缥緲恍惚,難以確定;如風,如雲,如氣,似空無一物,又似處處即是,才觸處有,ㄧ放手無。

——朱良志

FOLLOW US

清香斋二号院

清香齋二號院.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71巷2號  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説明

孤鴻滅沒於荒天之外

孤鴻滅沒於荒天之外

2018-11-03

解致璋筆記

 

 

在中國畫中,我們看到了人生雪泥鴻爪的生命嘆息。

聞一多曾說,唐代孟浩然的詩,是淡到看不見詩,在中國畫中,有的畫也淡到了看不見畫的地步。

蘇軾說畫之妙在「孤鴻滅沒於荒天之外」,將有形的空間送到了那寂寞的、幽遠的、深邃的世界中,閃爍不定,如影綽綽。

——朱良志

 

 

FOLLOW US

清香斋二号院

清香齋二號院.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71巷2號  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説明
No more posts.